您所在的位置:国际少儿

柠檬水大战(套装3册)

作者:【美】杰奎琳·戴维斯
定价:75.00元
出版时间:2015年5月
ISBN号:9787556025657
出版社: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凤凰阿歇特

购买
“富人教他们的孩子如何理财,而中产阶级和穷人却从不这样做。”《富爸爸穷爸爸》的作者罗伯特?清崎这样说。
“美国爸爸教他们的孩子如何努力赚钱,而中国爸爸却让他们的孩子坐享其成。”我们也可以这样说。
你想让孩子成为努力赚钱的富一代,还是坐享其成的啃老族?
  
在这套《柠檬水大战》中,埃文和杰茜兄妹俩展开了一场大战,他们像真正的企业家一样运作柠檬水摊:寻找最佳销售位置、促销、提高商誉、经销……这个幽默睿智的金钱故事,不仅值得家长们深深反思我们的金钱教育,更给孩子们提供了财商实战的模型!


《柠檬水变摇钱树》
暑假过后,埃文就要升入四年级了,没料到的是:比他小14个月的妹妹杰茜,居然要跳级和他成为同班同学!因此,埃文和杰茜的矛盾逐渐升级,最后演变成一场“柠檬水大战”——看谁暑假里卖柠檬水赚的钱多!兄妹俩绞尽脑汁:寻找最佳销售位置、制作广告牌、低价促销、拉合伙人,甚至还展开了恶意竞争……最后谁赢了呢?

《神秘失踪的钱》
在激烈的“柠檬水大战”过后,杰茜赚了整整208块钱。为了不输给妹妹,埃文偷偷地把这笔钱藏在自己的口袋里,没想到的是:钱居然被偷了!是谁偷的?是“坏小子”斯科特吗?为了找出事实的真相,杰茜发动全体四年级一班的同学,组织了一个“经济法庭”,法庭上有法官、原告、被告、律师、陪审团、证人,还有观众。所有人都紧张地等待着审判结果,斯科特到底有没有偷这笔钱呢……

《谁偷了大笨钟?》
杰茜和埃文用“柠檬水大战”中所赚的钱,实现了各自的愿望。新年即将来临,妈妈带着兄妹俩去外婆家过新年,他们各自认识了新的好朋友,然而一切并非想象的那么美好……先是外婆把整个房子都烧着了;后来杰茜又发现,大熊山顶的那口大笨钟居然不见了;接着外婆从医院回家的时候,连自己的外孙——埃文都不认识了!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奇怪的事情?聪明的杰茜发誓一定要解开所有的谜团……



杰奎琳·戴维斯:美国著名儿童书作家,1962年7月25日出生于克利夫兰,毕业于布朗大学。她从小学起就开始写作,作品曾获得过约翰·巴勒斯青少年杰出自然类图书奖、银行街教育学院儿童教育类最佳图书奖、西格德·奥尔森自然写作奖、青少年优秀社科类图书奖、联合儿童图书会最佳选择奖、联合儿童图书会杰出小说奖、国际读书协会奖、纽约公共图书馆青少年最佳选择奖、小学生优秀科学类图书奖。作品曾入选纽约公共图书馆100本最佳读物。
 目录
《神秘失踪的钱》

第1章 骗子/1
第2章 报复/13
第3章 目击证人/25
第4章 谣传/33
第5章 被告/40
第6章 公正/51
第7章 调查/64
第8章 辩护/78
第9章 Bona Fide诚意/87
第10章 陪审制/93
第11章 伪证/98
第12章 六号修正案/113


序言
别剥夺孩子成为富一代的权利!

  ——看中、美两国对孩子截然不同的财商教育

  “富人教他们的孩子如何理财,而中产阶级和穷人却从不这样做。”《富爸爸穷爸爸》的作者罗伯特?清崎这样说。
  “美国爸爸教他们的孩子如何努力赚钱,而中国爸爸却让他们的孩子坐享其成。”我们也可以这样说。
  最近网上流行着这样一个小故事:
  有个美国小孩问他的富爸爸:“我们家有钱吗?”
  爸爸回答他:“我有钱,你没有。我的钱是我自己努力奋斗得来的,将来你也可以通过你的劳动获得金钱。”
  有个中国小孩问他的富爸爸:“我们家有钱吗?”
  爸爸回答他:“我们家有很多钱,将来这些钱都是你的。”
  这个故事真实地反映了在面对孩子关于金钱的问题时,中美两国家长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。
  美国小孩听了爸爸的话会获得以下几方面的信息:
  (一)爸爸很有钱,但爸爸的钱是爸爸的;
  (二)爸爸的钱是通过努力得来的;
  (三)我如果想有钱,也得通过劳动和努力获得。
  获得了这些信息,孩子就会很努力,他也想像爸爸一样获得财富。美国爸爸传给儿子的不仅仅是物质财富,更重要的是一种财商启蒙,从小培养起来的高财商会让孩子受益一生。
  中国小孩听了爸爸的话会想:我爸的钱就是我的钱!我不用努力就已经有很多钱了。于是,孩子长大后不知道珍惜和努力,正应了古语“富不过三代”!授之以鱼,不如授之以渔,中国爸爸传给自己孩子的仅仅是物质财富,没有足够的财商维持财富、增长财富,只能坐吃山空。
  这里我们不是故意贬低中国教育,而是希望引起家长的注意:孩子的财商教育很重要!
  财商(FQ:Financial Quotient),是指一个人认识、创造和管理财富的能力,它包括两方面:一是正确认识财富及财富倍增规律的能力(即价值观);二是驾驭财富、正确应用财富及财富倍增规律的能力。在现代社会,财商是与智商、情商并列的三大不可缺少的素质。拥有高财商的孩子,不但能在成年后迅速适应社会的要求,更能形成有责任、独立、自尊的人格。
  在美国,从孩子踏进幼儿园起,就会接受有关理财的概念。每年有300万的中小学生在外打工挣零花钱;1/3的儿童拥有自己的银行账户;而在家庭教育中,“钱的教育”更是不可或缺的部分。
  “柠檬水大战”的故事就是美国家庭财商教育的一个典型。埃文和杰茜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。兄妹俩一个10岁,一个8岁,为了赌气,两人开始了一场“柠檬水大战”——看谁在暑假里卖柠檬水赚的钱多!他们两个像真正的企业家一样,想出各种营销高招:寻找最佳销售位置、低价促销、找合伙人??最后两人不仅赚到了自己想要的零花钱,还把卖柠檬水的绝招做成海报,赢得了“富爸爸基金会”的暑期活动竞赛。
  反观中国的财商教育,大部分家长只重视智商和情商的培养,忽视甚至无视财商教育。作为新时代的父母,你想让孩子成为努力赚钱的富一代,还是坐享其成的啃老族?当孩子问:“我们家有钱吗?” 你打算怎么回答?
  但愿在我们中国,能出现越来越多像《柠檬水大战》中埃文和杰茜那样的孩子!
 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 辛自强
  国家理财规划专职讲师 吴 然      

正文节选:
     无论克劳斯商店里的东西看起来多么有吸引力(比如松鼠形状的核桃夹子,还有假胡子!),杰茜都不会在这里花掉200多块钱——她喜欢存钱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上完洗手间,她朝着埃文走过去。埃文正站在熟食区和面包区中间,看着那些装满糖果的漂亮礼品袋。
  所有的袋子都用漂亮的彩带扎了起来。“你看!”埃文拿起一个袋子说,袋子的标签上写着“驼鹿粪球”。“你要不要来点儿?”埃文问着,把袋子在她面前晃来晃去。
  “讨厌!”杰茜说。但是,她爱极了这些小糖球。
  它们看起来真的很像驼鹿粪球,只不过要小很多。杰茜凑近了仔细看,发现它们实际上是一些裹着巧克力的蓝莓果。杰茜说:“你要买吗?我们可以两个人合买一包。”但是埃文已经溜达着走远了,杰茜说的话,他一句也没听见。
  杰茜把袋子放回到架子上,朝着商店的一角走去。角落那里有些拼图,有十几个不同的拼图摆在那里,等待被顾客挑中。杰茜一眼就看中了那款糖豆的拼图,那些色彩明快的糖豆看起来好像河边彩色的鹅卵石。杰茜知道这个拼图非常难拼,因为它有整整1000片!
  “杰茜,休息好了没有?”妈妈问道,她刚加完油,正在努力地把一把零钱塞到钱包里。
  “我们可以买这个吗?妈妈,拜托了。”杰茜从架子上取下那盒糖豆的拼图,“给外婆买的。”杰茜去外婆家的时候,经常和外婆一起玩拼图游戏,所以每次杰茜都会为外婆和自己带一盒新的拼图。这次她们有新的挑战了,她们还从来没有尝试过1000片的拼图呢。
  妈妈犹豫了,那些零钱仍然堵在钱包口上,还没有塞进去。杰茜知道妈妈花钱一向很节省,所以她一直很努力地控制自己,从不要求妈妈买那些不必需的东西。“我有5块钱。”她说,“我可以凑单。”
  妈妈拿起拼图说:“好主意,杰茜。外婆出院后,你们可以一起玩这个。”
  杰茜笑了,不用花自己的钱就能买下这盒拼图,这让她很开心。接着,她又去转动放明信片的架子。
  那个架子就摆在拼图架子的旁边,上面一共摆放着八列明信片。杰茜很喜欢架子慢慢转动时发出的“吱呀”的声音。她从每一列明信片的最上面开始,一直浏览到这一列的最下面。然后再换一列,继续从最上面开始再来一遍,不想错过任何一张卡片。
  “杰茜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妈妈一边问着,一边使劲看着她的钱包,好像只要她用力地看下去,钱就能自己从钱包里长出来一样。
  “还不行,我正在看明信片。”
  “这个架子上的大部分明信片,你都已经买过了。”
  “有时候他们会上新款。”杰茜说。
  “就5分钟,好吗?我再给你5分钟时间,我去把汽车从停车场开出来。”妈妈朝收银台走去,付那盒拼图钱。
  妈妈怎么会这么没有耐心?以前她也很喜欢待在克劳斯商店,但是这次她却只关心时间,想着赶紧回到高速公路上去。但是,杰茜可不想这么匆匆忙忙的,她看完了明信片的第二列,开始浏览第三列。
  “你去过那儿吗?”
  杰茜抬头看上去,只见一个老男人正眯着眼睛,透过他的镜片看着一张明信片,这个男人长着又粗又硬的络腮胡子。明信片上的图案是一个奥林匹克体育馆,位于纽约州的宁静湖。杰茜注意到有点儿变形的眼镜,弯曲着架在那个人的鼻子上。
  “这就是那个曾经举办过奥运会的体育馆,你去过吗?”
  杰茜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  “1980年和1932年,我都在那里,真的。我亲眼见到索尼娅赢得了花样滑冰比赛的金牌,你信不信?”
  杰茜靠近那个男人,仔细地看了看他。他好像有点儿皮疹,不停地抓着脸。杰茜问:“你也参加奥运会了?”
  “没有!”男人说,“但是我一直梦想能去参加。”
  他使劲地点着头。杰茜看到的是一个一边使劲挠脸,一边使劲点头的男人,而那个男人的眼睛则盯着商店的另一头。
  “嗨,杰茜,快过来!”埃文说着,一把抓过她的一只胳膊,把她使劲朝大门拽去。
  “我还没看完呢!”她说。但是埃文不松手,一直把她拉到了大门外。杰茜转头透过窗户看回去,发现那个男人仍然在一边抓脸,一边说话,尽管他的身边已经没有可以说话的对象了。
  “那个家伙是个疯子。”埃文肯定地说。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杰茜抬头看着她的哥哥问。
  埃文耸耸肩,把耳机又塞回了耳朵里:“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  但是杰茜看不出来,那个老男人并没有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。为什么人老了都会变得很奇怪?是不是他们的大脑里有什么东西坏掉了?就像那些用了很久的鞋带一样,在系了几千次后终于断了?再说了,埃文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?
  他们一回到高速公路上,天就开始下雪了。刚开始的时候,雪花又大又湿,一瞬间就在挡风玻璃上结成了团,积在了一起,就好像一群巨大的白飞蛾一样。
  很快,这场雪越下越大,最终变成了一场没完没了的暴风雪。高速公路的两边很快变成了白色,公路的边界开始变得模糊不清。终于,在黄昏的时候,他们看到了外婆家的房子,结束了这漫长而又曲折的旅程。
  “我的天啊。”妈妈说着熄了汽车的火,关掉了前面的大灯。
  ……